深秋已至

下飞机的那一刻,一股凉飕飕的气息穿过心肺,这比我在夏天吃了薄荷糖吸气还要清凉。时值十一月份,这才宣告进入深秋,寒潮就如约而至;对于扎根于南方深部的我来说,北半球的冬季总是短暂而又仓促的。

老妈子般的碎碎语时不时挂在耳边,来之前也万般叮嘱我多穿几件毛衣秋裤,我现在有充分的理由证明,今年的冬衣是我几年来买过最多的一次。衣衫赋予的只是温暖,但注定这个冬天会特别寒冷,穿得再多也犹如站在冰川之下,令人瑟瑟发抖,人心纷纷扰扰。

形形色色的都市童话总是美丽而又令人向往的,每个主角的故事都是这个城市的一撮人的缩影,故事没有配角,有的只是每个圈子的主人公,在他们所属的圈子里演绎着围城之下的匆促忙碌。在冷晴的日子里看日出日落,是每个都市传说的轮回,但这次传说中的每个主人公都少不了一抹浅蓝,这是对生命的尊重,也为这个城市乃至这个国家增添了几分说不完道不尽的压抑。

出门的那一天是个大太阳的日子,夹杂着一阵阵冷风,我其实很喜欢这种冷晴的天气,北风总会把天空收拾得干干净净,这种爽朗是我在海边的时候才能见到,一望无尽的蓝天就如一望无尽的大海,也像探无边际的思绪。这段时间我是来魔都学习的,现在算下来没有一个月也有大半个月了,从当初的蹑手蹑脚到后来的漫无边际地侃大山,也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共通性吧。

浪迹魔都

不知他们是道听途说,还是确有其事,总听闻南方人不能吃辣。对于 一个不怎么吃辣的南方人来说,我是打心底里承认这句话,但秉着来了南方就是南方人的原则,我姑且被他们口中的微辣所折服,所以每次出去吃饭我都不需要考虑吃什么,哪个图片看起来不辣就点哪个。上海即使是一个国际大都市,但是也是有他们一份独特美食在其中,只是疫情原因就不再出门四处游荡找吃的了,这应该算是比较遗憾的一件事吧。

为了不白瞎了我初中的地理成绩,我决定再学习一下:广东之外也有南方城市。在地理上明确说明了秦岭淮河以南是南方,也侧面反映了一件我南方的南方的朋友们一个错觉,那就是魔都有暖气。在南方的南方的我算是把地理学废了,而且我也不打算改正了,即使我有个地理朋友老是说我误解了地理,那姑且就当作身为广东人的最后偏见吧。

当我意识到上海不仅没有暖气,而且还是南方城市的时候,我开始尝试重新认识这个伪装的北方城市。气候上来说,上海这边并不会非常冷,最低也就在冰点附近,由于这边的湿度相对较低,初来乍到的体验就是干燥;干燥对于一个常年浸润在“水汽”中的我来说,一开始会比较难受,但适应一段时间后也可以接受。此外,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冷的体感不一样,无论是几度还是十来度,穿衣服的效果总是立竿见影的,和湿冷有些不一样,这种冷更单纯是一种冷;正如有些人调侃一样,一个像物理攻击,一个像魔法攻击,如是而已。

当然,挂在嘴边的那句多喝热水在寒冷的天气是很重要的,有条件的建议还是多做保护,身体才是生命的第一要义,一个不起眼的感冒发烧在特殊的时期就是落在灰尘上的一座山。

每个都市都会有一个传奇的故事,上海也不例外,几乎所有来过上海的旅客都会听过导游侃侃而谈的一段关于厨房三件套的传奇故事;由于笔者对风水了解知之甚少,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前往百度搜索“上海风水大战”,各种浮夸的标题,满天飞的惊为天人的阴谋都会一一展现在你面前。

外滩摄景

另外,在外滩还拍摄了一小段录像,展示了从万国建筑群到黄浦江对岸的一小部分映像。

流恋姑苏

常言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不知从何时开始,学会了浮想联翩,总会幻想自己去到一个没去过的地方,踏遍书本看过的景象,而恰好在中学期间,就有一篇文章叫做《苏州园林》,在叶圣陶先生的笔下,苏州园林描写的不仅景美,更有一种道不尽的意味,值得深深去品味。苏州园林是一种总称,并不指具体哪个园,其中笔者在前段时间兴致兴起,就去到苏州一窥究竟,领略笔下如有至美,跃然纸上则有此景的苏州园林。

无声无息的时间总是催促着停不下脚步的赶路人,虽来到苏州暂住了脚步,但肚子的牵挂总离不开吃喝,此时已是中午时分,恰逢午饭时刻,我想如果是一个吃货他一定会狂喜;一处景一撮味,一座城一番景,叶圣陶先生笔下的丘壑又深藏在哪里呢?没有做太多的思考,便在附近找到一家苏式面馆,点了一份粉丝,姑且叫它苏式牛肉粉丝吧,大概长这样:

苏式牛肉粉丝

饱餐一顿过后,不由感叹现代化的进程之快,也进一步加剧了饮食的同化,这种同化的好处是你在中国各地都能品尝是不同的风味饮食,每一包料理的调配,都是对一种饮食的可传承式的发展。

稍作歇息后便起身前往附近最近的园区——拙政园,拙政园位于苏州古城的东北隅,目前已然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整个园区面积不算很大,但每一处都值得去看一看。

桥上水景

桥上风景

路过桥边的时候总有种江南水乡的感觉,一言水是灵性的;时值深秋,在苏州还能领略一种真正秋的气息,古人以秋叹悲情,以秋吐伤情;而于我则言之秋高气爽,深处南方的笔者来说,是没有体验过真正的秋天的,常年绿树成荫,缺少一种春夏秋冬的蕴味,不由得想起张国荣的歌曲《春夏秋冬》:

秋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秋风即使带凉 亦漂亮
深秋中的你填密我梦想
就像落叶飞 轻敲我窗
......

此情此景,总会念起一些老朋友,只恨当时无歧路,思思念念又一秋;若有人生重再来,不负当年一眼情。

黄的树

秋景

当看到风景的那一刻,这一秒你会觉得很吸引,转眼间又觉得不忿,一擦身只能想到曾经来过这里;而在这种风景下,有语言的记忆是留给手绘人的。

写生

最后修改:2021 年 12 月 04 日 03 : 05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